EllenShine

这个世界,我在这里。尽管渺小,可我没在怕的。

【林涛×宝宝】雨一直下

考试期间,崩溃下刀子
BE预警,不喜勿喷

秦明一直都不喜欢雨天。
哪怕现在,大宝完好无损的在他身边,每一次下雨的时候都有她和林涛陪伴着,他仍旧不喜欢雨天。
窗外雷声轰鸣,天气阴沉,一场大雨很快就要来了。往常这样的天气,他基本上都会找理由,和大宝一起窝在屋子里。
大宝就是秦明下雨天时的小太阳,她总是有办法,把秦明心里的乌云全都清理干净。
可是这一次,在大宝借调去临市的情况下,秦明却仍旧在雨天,主动跟着林涛,第五次去了同一个犯罪现场。
尘土飞扬的工厂里,推倒的椅子旁,有些泥土的痕迹明显与其他地方不同。
点点滴滴的圆圈昭示着,这里曾经被水覆盖过。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林涛闭上眼睛,仿佛能够听到,细小的声音不断地从不远处传来。
水滴一滴一滴地落在布满尘土的地上,泥土的气味仿佛也充斥了他的鼻腔。
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那个画面,却又总是被自己剧烈的头痛打断。
林涛揉了揉紧皱了太久的眉头,持续的疼痛缓缓地袭来,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。
不远处被割断的麻绳也伴着些许血迹,分几段散落在地上。
林涛有些不想去听自己耳边的那个,秦明毫无温度的声音。

“受害人被绑架至此后,曾努力多次,尝试出逃,但都被凶手捉了回来。结合痕检给出的分析,和之前的解剖结果,我作为本案主法医,已经反复确认,案发过程与嫌疑人的供述完全一致……”
秦明说着说着,终究还是一顿,他按了按林涛的肩膀说,“林涛,我们可以结案了。”
林涛的双手握拳,紧到修剪整齐的指甲快要嵌入到掌心的肉里。
他明显地出了神,身旁的小黑不由得提醒道,“林队,现场都已经复检了那么多次了,局长和秦科长的意见一致,这个案子已经结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林涛看着小黑等人拆了警戒线和封条,开始清理现场,终于不再维持那个下蹲的姿势,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他抬起头,环顾四周,确认了一下,在这里,没有人注意到他已经有些泛红的眼眶。
林涛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水滴落下的声音,轻巧地被屋外雨滴落下的声音覆盖了。
林涛抬起头,偷偷地用手掠过了自己已有了水迹的脸。他不敢闭上眼睛,一闭眼,他的脑海里,全部都是受害人受害时挣扎的画面……
耳边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来,“林涛,经确认,本次绑架强奸杀人案共有三名嫌疑人,结合犯罪现场的调查与取证,我们已经及时地对他们实施了抓捕。”
林涛没有回应身边人的话,只是继续听他说着。“案情明了,证据确凿,那三人均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”
林涛仍旧没有出声。
“林涛,你不要再耿耿于怀了,这不是你的错。这次案件,我们成功地阻止了三人再次犯案,是一次成功的行动,案子已经破了……”
林涛听到“成功”两个字,一下子回过神,看着身旁的人,质问道,“成功?”
他没有再和身边人理论,只是径直走出了尘土飞扬的工厂,任由雨滴落在自己身上。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林涛在雨帘下直挺挺地站着,试着不再去想有关受害人的一切。
可是这场雨却仿佛在冥冥之中提醒着他,是他的无能,才让她受了那么多苦。
秦明和大宝一直都知道林涛有一个薛定谔的宝宝,他们两个,真的极度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第一次一睹宝宝的芳容,她就已经躺在了解剖台上。

秦明从来没有见过,向来插科打诨的林涛,那样魂不守舍的样子。他满脸愧疚的跪倒在解剖台一旁,终究不忍心再看他和大宝亲手解剖她的过程。
她曾经努力地逃跑了很多很多次。
以至于她的身上尽是伤痕。
她的指甲里,留着嫌疑人的DNA。
也是通过这个线索,林涛才找到了有案底的犯罪嫌疑人,他们才破了案。
大宝无比认真地对宝宝进行了细致的缝合,秦明还亲自为她做了一身寿衣。他们希望她能够走得体面。
可是他们也知道,做这些事情,并不能让浑浑噩噩的林涛,从失去爱人的打击里面,好起来。

因为和受害人关系密切,林涛被局长强行扣在局里避嫌。秦明和大宝很少参与局里的抓捕任务,可是这一次,他们两个和小黑一起,亲自把那三个禽兽抓了回来。
他们很快就招供了一切,可是林涛仍旧不肯结案,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到案发现场。
林涛看着那里歪倒的椅子和被割断的麻绳,他知道,她挣扎了无数次,想要活着。
在他们做出禽兽般的行为时,她也反抗了无数次,他知道,她在等他。
她的未婚夫可是龙番市刑警队长,她相信他会去救她的。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林涛又一次看到了地上星星点点的水迹,终于崩溃。
她曾经那么努力过,可是到了最后,她在哭。
林涛继续在雨里站着,终于,再也没有人能够分清楚,他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雨越下越大,林涛整个人几乎都要被雨水吞噬了。
视线越来越模糊……他朦朦胧胧地看着小黑从远处跑过来,急匆匆地给他披上了一件雨衣。
小黑犹豫几番,终究还是开口说了一句,“林队,局长说还有别的案子,我们要收队了。”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林涛仍旧继续在雨里站着,小黑无奈地摇了摇头,带队回了警局。
又过了许久,秦明在雨幕中走来,他淡淡地说,“林涛,你就算一直这么站下去,她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林涛没有答话,他不想面对这个事实,就好像他一直不肯结案,因为他总觉得,只要他不结案,他就能够把她救回来。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雨声继续延绵不绝地进入他的耳中,林涛仿佛在雨里见到了她的身影。

三天前的晚上,宝宝加完班,在办公室给林涛打了一个电话,她告诉他说外面突然下雨了,她被困在了医院里。
可是她却没有像其他会撒娇的女朋友一样对着林涛任性,她一直体谅着他的忙碌,也从来不期望他能接她下班。
她甚至在电话里笑着对他说,“你去找秦明吧,不用担心我。”那是她此生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——
“等雨停了我就回家。”

秦明看着雨里的林涛,一点点回过神来,他感叹了一句,“老秦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讨厌下雨了……”
秦明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好又拍了拍林涛的肩膀。
“你说,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?”
秦明无奈地摇摇头,继续陪林涛在雨里沉默着。
“这场雨,下得也太久了……”
林涛却不知为何,突然笑道,“可是雨终究会停的……”
“等雨停了,她就回家了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