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lenShine

这个世界,我在这里。尽管渺小,可我没在怕的。

【烈火如歌/雪歌】番外

番外 爱与执着

银雪如歌就在那样浩大的声势中,在众弟子与师父的见证下,在缥缈峰上拜了堂。而师祖将如歌的手,递给银雪的时候,却突然想到银雪第一次消散后,奄奄一息地回到昆仑山后,和他的对话。

那时他忍不住地责怪银雪的拼命,可银雪却一直喃喃地说道,“师父,徒儿如此做,并无任何后悔。徒儿觉得,歌儿她或许是喜欢我的,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。”

他爱抚地轻拍着他最爱的徒弟,回答道,“痴儿,师父哪里懂得这些。”

那个时候,他还不能理解银雪的执着。师祖本就是因着为天下平乱,以身护苍生有功,故而未经历人间情爱便成仙得道,只知求仙路上,应当清心寡欲,断了私欲,不然断会遭了天谴。

可偏偏他最疼爱的徒弟却一头扎在他从前最睥睨的情情爱爱里面,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师父,不顾天下人,叛出师门,做下了许多错事。

他那时是真的觉得,银雪大概是真的会入了魔,再也拉不回来了。可后来他却亲眼见证了银雪,因着心里的执念,破了天罚,破了天谴,在身体本已不适升仙之时,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,修仙得道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

而他的银雪,也仿佛突然顿悟了一般,渐渐柔软了下来,开始懂得维护这天下的安宁。他四处云游所建的如品花楼般的青楼,酒馆,里面住着的,几乎全都是一个一个的可怜人。他收的徒弟有琴鸿,也是一个有情有义、心怀天下的颇有天资之人。

师祖突然有些好奇,如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,可以让银雪为她叛出师门,却又同样可以让几乎成魔的银雪为了她几经生死,重回仙道。

直到他最疼爱的徒弟,再一次为了护她消散于天空之中,无论他怎样探查,都只能找到他仅剩的一魄。

他对如歌的那点好奇,就此变成了深深的恨意,毕竟都是因为她,他最钟爱的徒弟才会落得今日这个下场。

可谁知三年之后,昆仑山上,他竟还能亲眼见到那个如银雪一般身着一身白衣的身影。她如同银雪从前一般,天阶一千零八阶,一扣一跪,求他救救银雪,求他收她入师门,好让她以自身之力让银雪重入轮回。唯有这样,她才能够等他回来。

他原本,是不愿留她在山上的。毕竟缥缈派这么多年,从未收过女弟子,而她又长得那样俏丽,生生地影响着许多门徒的一颗爱美之心。可正当师祖想要让她离开的时候,他却在她的身上,探查到了银雪最后的一魄。

银雪最后一魄得以在她身上凝聚,除了银雪自身的执念以外,还是因为,如歌身上有着同样的执念,不肯忘掉任何有关他的记忆,才使他的徒儿魂魄还能够在人世间徘徊。

所以他不能放任她离开昆仑山,因为若是她此世离开了,银雪便也会在这世间消散。更何况,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,和银雪一样执着的孩子。

师祖看着如歌跪拜叩首却不对自己有任何解释的诚意,与她孤身一人独上缥缈的勇气,终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不再对她有所怨怼,甚至有些理解了她的苦楚。

既然她和自己同样期盼银雪回来,不如就让她在这山上努力一次吧。师祖在心里想着。只是如歌练的是烈火功,与缥缈派的内功心法区别很大,想要功力大成修仙得道,何其难也?银雪能够重归的机会,还是十分渺茫啊。

但师祖还是让如歌换下了一身白衣,重新穿回了她的红衣,他语重心长地告诉她,银雪尚有一魄在世,若是天时地利人和,或许他还有一丝希望能够回来,故而她不必身着白衣为他守丧。

如歌听到了这个消息,不顾原本已经扣得淤青的额头,又跪下认认真真地对着师祖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,坚定地向他承诺,只要能换得银雪回来,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哪怕是失了她的自己的性命。

师祖没有料到,银雪的执着,真的会换来如歌同样忘却生死的付出。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在求仙之路上的坚定,丝毫不输给当初重回师门的银雪。

他终究是被如歌与银雪忘却自身的爱与执着打动了,也越发疼惜善良正直的歌儿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师祖竟有些不忍如歌经历未必能成的求仙之路。

那可是百年烈焰的炽烤啊。

而她也不过是一个柔柔弱弱,痛失爱人的孩子。

因着半路修行,如歌修仙之路上的考验,比银雪当年所受的冰封之苦还要痛苦数倍。

师祖知道,银雪定是宁可自己彻底魂飞魄散,消失在这万象世间,也不愿如歌受到任何苦楚和伤害。

师祖思虑了良久,几番纠结,终究是不忍让如歌以身犯险。毕竟他应顺从银雪的遗愿,替他保护好她。

于是他几番劝阻于她,甚至以天罚为由想要让如歌放弃修仙。可已经知晓银雪有可能因着自己的努力而重回世间的如歌,又怎么肯放弃,她像曾经的银雪一样,固执地不肯应了师祖放下执念的请求。

于是师祖只得看着她经历了,仿佛数百年前,银雪为她而经历的一切。他竟越来越喜欢如歌,因为她和银雪是那样相似。

他们都是那样倔强,那样执着,那样痴心的孩子。

一旦做了决定,就谁都拉不回来。

索性上天终归没有那么残忍,因着他们平了暗河宫祸害人间安宁的叛乱,在如歌受了那么多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以后,还是给了她位列仙班的机会。

而银雪也借着如歌飞升的神力与师祖渡给他的修为,重聚元神。虽身体仍会受到旧疾的苦扰,但终究还是化为人形,重回仙位。

师祖看着他们二人修仙得道的时候,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毕竟从前,他从不认为,在这世间,会有人为着情爱二字而得到飞升。

可如今见证了银雪与如歌的执念与相守,师祖终于渐渐懂得了,什么叫人间至情至爱。

师祖悄悄地在心里感叹道,未经情爱便飞升成仙,终归是他顿悟得不够啊。

他虽然早就知晓,只有体会痛苦,方知众生痛苦。却不知,只有有过执着,才能放下执着。心怀爱与牵挂,方可舍生忘死,了无牵挂。

故而上天终会体谅许多心怀爱与执着,生生世世于轮回中不愿放下的人,给他们一个难得的圆满。故而情之至深者,生者可以死,死亦可以生。

情爱亦是人间大爱的一种,但凡是爱,便都会为此体谅众生,怜爱众生。若是爱至深,情至切,也同样可以感天动地,跳脱轮回。

若有什么可于逝者如斯的无尽时空里,真正沉淀留存的,怕也不过只有普世之爱。

而所谓爱与执着,亦不过如此罢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