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lenShine

这个世界,我在这里。尽管渺小,可我没在怕的。

【烈火如歌/雪歌】改写结局&番外

番外 成亲

一日午饭时,银雪一面看着正在吃饭的如歌,一面困惑着,他最近总是想不明白,一个以前没有注意过的问题——

为什么自己与歌儿尚未成婚,就直接过上了老夫老妻般的日子。

于是银雪一边撒娇地拉住如歌的手,一边往如歌的碗里夹菜。末了还亲昵地问了一句,“歌儿,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成亲呀?”

如歌不耐烦地甩开了他的手,有些嫌弃地说道,“你我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还纠结于这些俗礼做什么?”

银雪却想不明白如歌为什么不在乎成婚这个礼节,明明对于天下女子而言,这都是此生最值得在意的事。

他想了很久,才有些犹豫地问道,“歌儿可是嫌自己老了?竟连成婚都当作小辈幼稚的俗礼。”

如歌笑了,“我哪里老了,再老还能老过你吗?”

银雪继续刨根究底的问道,“那你为何不愿与我成婚?”

如歌叹了一口气,不想告诉他自己心里真正所想,只好搪塞道,“不是不愿,是慢慢的真的看淡了。”

银雪察觉到了如歌对于此事的回避,继续问道,“歌儿,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?明明我都没有看淡的事情,你又何来看淡一说呢?”

如歌实在是有些不想再和银雪继续这个话题,“银雪,我们已经能够这样日日在一起了,成不成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”

可是如歌越逃避,银雪就越要问个清楚。“歌儿,成不成婚,当然重要。我们几经生死好不容易才能够走在一起,你为什么连一个礼节都不愿让我圆满呢?”

如歌见她无论如何都绕不过这个话题,便认认真真地,带着气把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。

“银雪,你我都是修仙问道之人,本该无欲无求,清心寡欲,以人间大爱为重。可我们都有着各自的执着,为着心里的小爱逃脱轮回,已是万幸。若是再执念于你我二人的幸福,我怕早晚有一天,会真的触犯天罚,引发天谴。”

银雪听完这话,紧紧皱起了眉头,说道,“所以你就一直这样小心翼翼,郁郁寡欢?”

“不然你想我怎样?难道还像从前那般天真,无忧无虑地在你的保护下,不去想任何事情吗?”

“歌儿,我说过,你什么都不用想,只要有我在,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,你竟还是不信我吗?”

如歌听到了银雪语气中的难过,尽量柔和了神色,却还是忍不住哽咽地说道,“银雪,我不是不信你。我知道,无论发生什么,你都会护我周全。可是你自己呢?你又要承受什么?一个人担下所有天罚,然后日日受着反噬之痛吗?”

银雪没有料到如歌如今会如此细心,竟然能够察觉到他每日夜半子时身体的异常。可他却还是想要不死心地让她宽心,便说,“歌儿,我哪里有偷偷承受什么天罚,我那是偶尔难受一下,故意骗你担心我。”

如歌端正了神色说,“银雪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。所以我很清楚,你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,什么时候是真的怕我担心,对我隐瞒。我再也不会,在你难受的时候,因你一句‘我没事’便离开你了。雪,莫说是成婚,你我尚未有什么逾矩之事,只是妄动俗念,你便已经日日如此难过,受到天罚反噬。若是你我再继续执着……”

银雪见实在瞒她不过,只好照实说道,“不过是小小的反噬,我受的起。”

如歌神色里尽是担忧,焦急地说道,“你日日夜里面若冰霜,痛的瑟瑟发抖却还强忍着怕我醒来,这就是你口中‘小小的反噬’?我知道你瞒我是怕我担心,这么久以来,我便由着你自己一个人一直担着一切。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你日日只想着和我成婚,就此哄我开心,若是你日后所受之痛更重该如何?”

银雪心里知道他每日所受之苦并不全是为她挡了天罚的缘故,几次三番神魂离体,强行重聚元神,如今还能修成仙体实属不易,可上天哪里会有如此容易的买卖,重回仙位,就必然有痛苦要承受。

他也不愿再隐瞒如歌,让她再往天罚上面去想,便照实说了出来,“歌儿,我所受之痛,也不全然是天罚反噬,你也知晓,我从前落下的伤病太多,如今有所反应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你已是伤痕累累,如今能够重回仙道已是上天恩赐,可若因你我私念,真的应了我成仙时的天罚,你让我如何自处?我已看着你在我眼前生生消失两回了……我真的没有办法,没有办法只顾着眼前这一时的幸福,不顾你的身体……”

如歌说着说着,神色却越来越恐慌,“万一,哪怕是万一,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,你让我怎么办?让我在神仙这漫长的时间里,日日等着你吗……”

如歌终于忍不住喉头的哽咽,哭出声来。其实与银雪重聚的这十年,如歌已经很少哭泣了,因为每一天,她都觉得那是她偷来的时光,怕这只是她的一场梦。可即使是在她的梦里,她还是不忍心银雪看着她的不开心而难过。

银雪将哭得发抖的如歌紧紧地抱在怀里,轻轻擦掉了她脸上的泪,柔声说道,“歌儿,是我错了,我不该瞒你害你担心。可是你看,就连师父那个老头子都没有阻拦你我在一起,若是那天罚真的会应,他亲传的掌门人早都会灰飞烟灭好几次了,你觉得他会放你我下山吗?我真的不会再离开你了,你信我。”

如歌终于停了哭泣,她仔细想了想,当初银雪修仙时的天罚是罚自己不会爱上他,后来天谴又说银雪会灰飞烟灭,可他如今也回来了,想来确实是不准的,便小声问道,“你真的有把握,你不会有事?”

银雪看着如歌心里小声嘟囔的可爱,笑道,“当然,好歹我也是个神仙,能有什么事?”

如歌掰着她的手指头数着,“嗯……我暂且信你,不过,过两天我们还是要回缥缈峰,我要亲自问师父,你有没有骗我。”

银雪不知道她在数什么,可一听她说要回师门,就有些不高兴地说,“歌儿,你怎么动不动就说要回去看师父,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,非要回山上清修?”

如歌撇了撇嘴,“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嘛,再说了,咱们两个都在外面玩儿了十年了,你看哪个门派的掌门人和副掌门成天云游在外,什么都不管的呀……”

银雪为了哄她,只好妥协道,“那要是回去以后,师父说我的身体没事,你就要和我成亲!”

如歌彻底被他逗笑了,“银雪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,成亲成亲成亲,天天念叨着成亲,不成亲就不行了是吧,你就非得和我拜堂是吧?”

银雪也开心地笑了,“那是当然,以前唱了那么多遍凤囚凰,我也不能白唱了呀……”

如歌却俏皮地回答道,“不就几遍凤囚凰吗,你至于记得那么清楚吗?师父救了你我那么多次,我怎么,也不见得你数着呀?”

银雪见如歌的心情终于变好,也和如歌斗嘴道,“你还好意思说我,你不惦记着和我成亲,每天就师父师父师父,你满嘴就只有师父,我看你直接回去找你师父,在缥缈峰和他过算了。”

如歌故作生气地拿筷子敲了一下银雪的头,“银雪你乱说什么胡话,师父是我们的长辈,回去照顾他天经地义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如歌才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,“再说了,就算要成亲,也得他老人家同意了以后,给我们做见证才行呀……”

银雪却突然笑得像个小孩子,笑容灿烂地仿佛令万物复苏的春日暖阳,“歌儿,你说什么?你终于答应和我成亲了?”

如歌扭过头,不再看着他,偷笑着说,“你……你干嘛明知故问……我说了,要师父答应了才行。”

银雪兴奋地拉起如歌的手,饭也不吃了,迫不及待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,“那我们明日就启程回缥缈峰。许久没回去了,师父一定特别特别想念我们。所以我们赶紧回去照顾他吧。”

如歌只好无奈地放下碗筷,看着如此孩子气的银雪,没有再继续和他说话,只好和他一起收起来行装,由着他继续胡闹。

数日后,已经在缥缈峰代掌门派十年的师祖,终于看到了掌门人和副掌门的身影。

师祖在心里默默地感叹道,看来歌儿还是干个大事儿的人,不管那个臭小子再怎么不懂事,还是能把他给拐回来的。

只是他还没高兴多久,就看到银雪毫无掌门人端庄自持的样子,牵着如歌跪在他面前,请求他成全他们,赐他们一纸婚书。

掌门和副掌门一同跪在师祖大殿的天阶之前,缥缈派一众弟子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纷纷聚拢过来,乐呵呵地围观着。

师祖自然不好当着众人的面,拂了他最疼爱的两个弟子对他的敬意,便笑着扶他们二人起来,亲自给他们定了婚期。

三个月后,原本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上,却挂满了大红灯笼,世间绝美的流火点亮了整个缥缈峰。

这是缥缈峰这么多年以来,第一次被漫天的红色笼罩着,这也是缥缈派几百年来,第一次有真正意义上的喜事。

大殿之上,如歌与银雪两身红衣,轻轻地执了对方的手,然后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。

大殿之下,缥缈派众弟子一阵欢呼,清寂了许久的山上,就这样因着他们二人,有了仿佛开天辟地般的热闹与烟火气息。

师祖看着众人开心的样子,也终于忍不住脸上难得的笑意。他本已脱离凡尘许久,可今日他却难得的,重新有了一丝人欲。

那就是,喜怒哀乐中的欢喜。

那一刻,他就像是一个平常的老父亲,没有了任何成仙之后,多年孤寂的感觉。

他仍旧没有妄动俗念,但他还是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下,能够看着孩子们成亲,承欢膝下,这种感觉,真是不错。

孩子们都成亲了,真好。

成亲,真好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