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lenShine

这个世界,我在这里。尽管渺小,可我没在怕的。

【烈火如歌/雪歌】改写结局&番外

番外 人比花娇

银雪与如歌于品花楼重逢后,时常四处在外云游。掌门人与唯一一位女副掌门常年在外,缥缈峰一众弟子却只得于昆仑山继续修行,偏偏正逢师祖出关,竟是一句也抱怨不得。

缥缈派众弟子于山上为着师祖结合掌门人和副掌门修仙的方法,新创出的一套冰火修行大法叫苦连篇,而此时银雪和如歌二人则正于荷花盛开的江南西湖上泛舟。

如歌手里捧着一朵新摘的荷花,笑着问道,“雪,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花吗?”

银雪宠溺地摸了摸如歌的头,“歌儿,你这是在考我吗?”

如歌俏皮地说道,“嗯……算是吧。”

“歌儿,你也太小瞧我了吧,我怎么会连你的喜好都不知晓呢?今日你我泛舟于湖上,朵朵红荷盛开,你又是生在荷花盛开的夏夜,自然是最喜欢荷花了。”

如歌却沉默了好久,有些不开心地歪货头问道,“雪,你真的这么觉得?”

银雪突然有些摸不准她的心思,小声嘟囔道,“难道不是吗?当初战枫不过是给你种了一片荷塘,你便喜欢了他那么久,就是因为你最喜欢给荷花啊。你心里,不会还有那片荷塘吧?”

如歌听到他的抱怨,却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若是我心里还有那片荷塘,我当初又何苦把它填了?我和战枫,那都是一两百年前的事了,他搞不好都投胎转世好几次了,你怎么还惦记?”

“我那不是惦记,我那是不爽,凭什么他轻易就得了你的喜欢还不珍惜你,而我……”

银雪却突然敛了不快的神情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他不想勾起那些伤心的过往,更不想让如歌心中有愧,又或者,再试探起天罚的事情。

如歌也会了他的意,特意往他怀里钻了钻,然后亲昵地说道,“雪,我从前是喜欢荷花的,可我喜欢荷花,却不是为着什么人的情谊,而是为着它的气节。你看这红荷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开得多好啊。”

银雪却没有接她的话,而是盯着怀里的她,自顾自地说道,“歌儿,你真是越发美了,今年这江南的红荷已是别样红了,可你却是人比花娇。”

如歌听着他这么多年还是如此真诚的夸奖,也没有再怎么娇羞,而是端正了神色,很是认真的说,“雪,今年的荷花确实很美,可是从很久之前开始,我最喜欢的,就不是荷花了。”

银雪被如歌挑起了兴致,问道,“哦?那歌儿如今喜欢什么花?”

如歌想都不想就回答道,“是梨花。尤其是,梨院的梨花。”

银雪突然明白了什么,把怀里的如歌抱得更紧了些,亲了亲她的额头,然后说道,“歌儿,这些年,苦了你了……”

如歌喃喃道,“师父和我说,梨院常年花开不落的梨花,皆是与你的命脉相连的。那时我修仙之道有所小成,缥缈峰上,师父告诉我已将你最后的一魄投入转世轮回中,我便忍不住用追魂术追下山去,可回了梨院,那满院梨树却全部只剩枯枝残叶……”

银雪不知该怎么安慰她,只好开玩笑地说,“歌儿,那个老头子最喜欢骗人了,他那时明明是将我最后的一魂留在了昆仑山为我重聚元神,却还偏偏要骗你下山怕你坏了他的事……”

如歌却说着说着,忍不住哭了出来,“雪,那个时候我就傻傻地坐在梨院等啊等,可是直到有一天下雪了,漫天飞雪,下的好大,满院的梨树上都是细雪,真的像极了千树万树的梨花,可梨花还是没有任何要开的迹象……有的时候我真的会有几刻无比消极的念头,我会觉得……你可能真的再不会也回来了……这都是上天在惩罚我,从前没有好好珍惜过你……”

银雪轻轻地擦掉如歌脸上的泪,“歌儿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……你,不要哭……”

如歌吸了吸鼻子,不愿再哭下去,忍者哽咽说道,“我等那梨花开等了好久,一年又一年,后来我实在忍不住,便又重回缥缈峰浴烈火,继续修仙之道了。”

银雪不忍如歌继续悲伤,转移话题道,“我的歌儿果然聪明,还知道为了要等着我,需要先得道成仙。”

如歌努力挤出一个微笑,“雪,从前那么多年,你也是同样地等着我,对不对?那些日子,你是怎么熬过的?”

银雪也没有再玩笑,认真地回答道,“你等梨院梨树重长新枝,我便等半亩荷塘的荷花四季常开不败,都是一样的。若是一时等不到,便四处云游,但我知道,总有一天,你终会回来的。”

如歌听到银雪和她同样的执念,又想到如今幸福的时光,终于释怀。“老天不薄,还好我们都等到了。不,我们不仅应该感谢老天,更应该感谢师父,这些年为了你我,师父他真的辛苦了……等过些天红荷开败了,我们就回昆仑山探望他老人家可好?”

银雪没料到如歌会突然说一句这么煞风景的话,“这么多年,师父他早就习惯我到处云游了。更何况我们小别胜新婚,你就当真舍得这么早就回去?”

如歌却有些嗔怒道,“你又胡说什么?什么小别胜新婚,我什么时候与你新婚过了。你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呀,师父他救了你那么多次,你竟然只想着到处云游。”

银雪又摸了摸如歌的头,“歌儿你莫气嘛,人家又不是说不回去了。师父他好不容易才理解了咱们的情谊,放你我出来过过二人世界,咱们也不好辜负他一番好意不是?就算要回去,好歹也得去看看梨花,等梨花落了不是?”

如歌听到银雪说起梨花,不好驳了他的意,只好妥协道,“好,看梨花就看梨花。那你也要答应我,看完梨花就回去看师父。反正我出来之前答应师父了,要早日带你回缥缈峰的,不能放任你总在外面玩儿。”

银雪却狡黠地笑了,“我答应你,等梨花落了就回去看师父。”

如歌看着他诡异的笑脸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问道,“银雪,你要去看哪里的梨花?”

银雪笑嘻嘻地说,“看梨花当然是要回梨院了。那里的梨花最好看嘛……”

如歌怔怔地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突然反应过来,突然从他的怀抱里坐起来,重重地拍了他一下,“不对,银雪,你又骗我!梨院的梨花哪里会落?”

银雪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,“我不管,反正你答应我了,要陪我看梨花,等梨花落了才回去,不可以反悔哦。”

十年之后,缥缈峰上,师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有银雪那个臭小子在,他怎么就相信如歌能一年就把他给带回来呢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