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lenShine

这个世界,我在这里。尽管渺小,可我没在怕的。

【烈火如歌/雪歌】改写结局 生生世世

番外 生生世世(1)
         接小说原文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谷里浓重窒息的血雾。

  无边无际的猩红。

  如歌紧紧抱住战枫,用她的背为他抵挡一切攻击。她失去了逃离的机会,她也不打算逃离。因为那是她欠他的,她必须去偿还。

  可是在那一刻,她却还在心底挂念着着她的玉师兄,她知道,这个世界对他从头至尾都很残忍,内心宁静如他,凭什么还要落得那样一个惨死的下场?
   
    她无助地说着,对不起,玉师兄。让我陪你一起去死好吗?对不起,我必须要救战枫。等我们到了天上或者地府,我会去找最好的竹子,为你建一间最好的竹屋。此生或许我真的无法陪你一世了,但至少来世,我可以许你一世升平。

  望着如歌,雪晶莹美丽的面容变得哀伤,血雾中,白衣依旧耀眼,却仿佛闪耀着无尽的泪光。仅仅是一个决绝的眼神,他已读懂了如歌在心里说着的一切。

  他看着她飞向了战枫,可那也不过是她在用性命弥补这一生的亏欠。在这生死的一刻,她虽护住了战枫,却想和她最爱的玉自寒,一起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他又算什么呢?这一世,经过了那样的惩罚和努力,在这样的时刻,她又何曾把他放在过心上呢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她爱的终究不是他啊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原来她真的……永远不会爱上他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凭他再多的付出和努力,也还是抵不过所谓的天命和一个诅咒。

  他轻扬十指。雪花悲伤地飞舞,像漫天的泪在劝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既然如此,就让他再为她做此生最后一件事吧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此时原本身护战枫的如歌,却仿佛突然感知到了什么一般,看到雪飞入空中施法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她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痛,她无比恐惧地嘶喊着,“不要!银雪,不要!”

  雪却只是执拗地摇头。雪花悲恸地飞入他的身体,他的身子瞬间透明,嘴唇亦透明,长发亦透明。

  然后——

  轰然飞散!!

  如暗夜罗一般。

  雪的身体飞散开来。

  飞散成漫天雪花……

  寂静的山谷,猩红的血雾,晶莹的雪花,交织着,纠缠着,如一波一波透明的海浪,如一阵一阵呼啸的山风……

  激烈。

  终于静止。

  山谷中没有人死去。

  只是——

  人世间消失了暗夜罗和雪。

生生世世(2)

  就像一个悠长悠长的梦……

  时间和空间自她身边抽离,可以听到小溪欢快的流淌,可以听到瀑布雄美的飞溅,可以听到阳光在草尖轻轻舞蹈,可以听到风抚弄野花的花瓣……

  一个悠长悠长的梦……

  如歌什么也看不到,眼前一片白色。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,四处搜寻着雪的下落。

  而不远处的草地上,却渐渐变淡,渐渐透明,渐渐幻出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影,初夏的阳光中,那身影七彩夺目光华璀璨。

  他轻轻躺在草地上,瞅着如歌,笑容透明而忧伤:

  “嗨,丫头……”

  如歌怔怔望住他,冰冷一点点一点点自心脏传到指尖,又从指尖传回心脏,她的声音轻得像飞雪:

  “你说过,永远不会再离开。”

  雪笑得那么美丽:“傻丫头,我骗你啊。”

  如歌轻轻歪过头,目光怔仲:“你骗过我很多很多次,你知道吗?”泪水怔怔落下,她闭上眼睛,“骗我,很好玩是不是……”

  雪有些慌了,他伸手想拭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  如歌避过他的手,嘴唇抿得很紧,良久,她睁开眼睛,眼中有悲愤:“你的生命跟战枫和玉师兄的生命有什么不同!你以为,牺牲掉你而大家活下来,会生活得很快乐对不对?!”

  雪苦笑:“我不想死啊,臭丫头……”可是,若是她死了,他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?更何况,她的心里,从来没有过他半点位置……

  忽然,他嗔目瞪她:“你也骗了我啊!答应要好好爱我,用力爱我的,可是你何曾真正抽出一天的时候来爱过我呢?!死丫头,我恨死你了!”

  光华穿透他的身体。他悲伤得仿佛随时会消散掉。

  如歌摇摇头,眼泪不断地流下来,“我没有骗你。你看,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,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爱你了……只是……你一定要消失吗……”

  雪哭了。他像小孩子一样哭了。

  “恨死你了!死丫头!为什么现在才有时间爱我呢?!来不及了啊,怎么办……”

  如歌抱住他,她弯下腰,把他的脑袋抱进自己怀里,轻声道:“来得及啊……让我和你一起消失,你消散在什么地方,我也消散在什么地方,你在什么地方重生,我也在什么地方重生……我会用以后所有的时间来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如歌下意识地就要把“爱你”二字说出口,却突然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哪怕你留不下来,我也会用我的生生世世来努力爱你……”

  雪得知了她的心意,内心突然有了一丝丝暖意,原来,她还是会在意他的啊……只是到底,她还是要透过“努力”,才能去爱他……

这到底,还是勉强啊……“如果努力还是无法爱上我呢?”他终究还是问出来了最令他伤心的问题。

  如歌无奈地笑了,却又坚定地说道,“那就再努力。”

  “再努力还是不行呢?”

  “那就再再努力。”

  在她怀中,雪笑容苦涩:“直至现在,你依然没有爱上我吗?”

  如歌心痛如绞,泪水浸疼她的面颊。雪第一次在她怀中消失时的那种痛苦突然再次袭来,甚至比当初那次还痛,她突然懂得了她内心深处的答案,可几番犹豫,却没有说出口。

  “一点也没有吗?”

  雪吃力地撑起身子,屏息端详她的神情。

  “一点点……一点点……都没有吗?……”

  如歌恨不得立时杀了自己!她咬住嘴唇,痛得嘴唇煞白,十指握得死紧,心中阵阵刀绞的痛,天知道她有多想告诉他如今内心真正所想,可是她终究……不能再那么自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要你先回答我,这一次之后,你到底会不会彻底灰飞烟灭……你是仙人……我不信你会像他们说的那样,再也无法重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呢……我已经骗了你那么多次,你还要信我吗?”雪仿佛突然明白了她的所思所想,她不要她怜悯地说出她爱他,只为圆他一个灰飞烟灭前的心愿。

  “你放心,我还是会重生的……只是,可能再也无法陪在你身边了……所以……你什么也不用说。”雪晶莹的手指捂住她的双唇,微笑,像一朵绝美透明的白花在春夜飞雪中盈盈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 如歌听到他这样说,一颗绞在一起的心,终于放松了一点点,忍住了眼中的泪,带着一丝微笑,违背自己的刚刚明了的心意,坚定地说道,“你能重生就好……不能再来找我了也好,这样我就可以像从前一般,当作你从来都没有来过……因为我……从来都没有爱过你……”

  雪听到她这样说,眼角的泪突然欣慰地落下,“那多好……这样,我离开了,你也不会太过伤心……”

  漫天飞雪。

  雪花盈盈飞舞。

  灿烂的雪光,明亮耀眼,通透无暇,雪的身子就如一团光芒,没有重量,光华万丈。

  雪轻轻笑着,“把一切都忘了吧……”

  如歌的泪水渐渐风干,“我会的。所以你,也务必要忘了我,不带着任何遗憾的走……你应该回到你自己的世界。”

  “你不必担心我,丫头,我可是仙人啊……你不爱我也没什么的……至于玉自寒,你要和他好好在一起……”他没有想过,在他灰飞烟灭前的那一刻,他竟然会如此衷心地对她说,让她和别的男人好好在一起,心,抽痛得麻痹。

  如歌仰望天空,蔚蓝的天,一丝白云,盈盈飞雪。她的声音轻如山谷中的风,“你放心,我会和玉师兄……白头偕老的。”可说出这句话时,她的心却如刀割一般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?为什么她才刚刚明白,她对玉自寒的感情只是依赖,对银雪的感情才是爱的时候,却已经是必须要诀别的时刻呢?

  她本该告诉他,她爱上他了,此刻,此后,她的一颗心,整个身体,爱的都是他,再也容不下他人半点位置。那是她答应过的,也是她亏欠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她不能告诉他这一切,因为这一世,他们注定是无法相守了。而她,从一开始,带给他的,就全部都是伤害。以后,带给他的,也只能是伤害,因为他是仙人,一个身负赌咒,却要逆天改命,强行陪在她身边的仙人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可她不要银雪再为她不顾一切地提前破冰而出,她爱他,所以才要他不带任何眷恋和痛苦的离开,要他彻彻底底地放下这个只会给他带来伤害的自己,那才是他应该有的重生。

  雪凝望她良久良久。

  终于,他笑如百花盛开:“丫头,我是仙人,所以我要送你一个愿望,希望你和你爱的人可以永远不分离。”

  雪花自他体内飞出。

  优美地旋舞空中。

  几千几万片雪花飞离她的身边,他的身子渐渐透明,她再也无法微笑着握住他的手,因为他晶莹剔透的手已渐渐美如仙人的画。

  慢慢地——

  他彻底“睡”去了。

  如歌长久长久地凝视草地上越发透明的他。

  她却俯下身去。

  在他双唇印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 她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他知道,她是爱他的。而她,却此生都没有可能,不再和最爱的人分离了。因为她最爱的人,今日就会再次消失在她面前了。

  她看着万丈光芒穿过他的身子,闪耀,跳跃,滴溜溜旋转出七彩的霞光。光芒愈来愈盛,刺得人眼发痛,“轰——”地一声,光芒在寂静中散成无数绝美的碎片。

    如歌忍不住痛哭出声,“对不起……银雪……我爱你……”所以,希望你再也不要回来……

  远处轮椅中的玉自寒震了下。

  喉咙轻“啊”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彻底消逝之前的银雪,却仿佛在最后一刻感知到了她的心意。

  丫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 原来你是爱我的……

  没有骗你……

  就算消散了,也会让你的爱人,和你永远在一起……

生生世世(3)尾声

  白雾终年缭绕的山中。

  有一间竹屋。

  竹屋青翠鲜绿,屋边开满星星点点白色粉色的野花,黄绿翠羽的鸟儿在林间飞来飞去。

  “要进去吗?”竹屋外茂密的树林里,黄琮轻声问玄璜。他们找寻了十一个月,才找到这里。

  此时天下战火纷飞。皇上欲将皇位传于许久之前,归隐山林的静渊王,故特令黄琮玄璜等带着圣旨去寻他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江湖上,暗河宫彻底自人间消亡,烈火山庄和天下无刀城亦遭到重创,江南霹雳门反而以惊人的速度在武林崛起。但随着战枫回到烈火山庄,情势有了新的变化。

  战枫比以前更加可怕。他幽蓝的卷发仿佛挂满冰霜,眼瞳冰冷阴厉,浑身上下的冰寒之气令人窒息。在他回到烈火山庄的第一天,裔浪就神秘地消失了,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而他唯一的一点变化,就是他向天下宣告,他从此更名为烈战枫。

  在烈战枫的执掌下,烈火山庄势力迅速复苏,与江南霹雳门一北一南互相对峙。

  江湖,没有永远的平静啊。

  竹屋升起袅袅炊烟。

  有轻轻的笑语从里面传出来。

  玉自寒微笑着坐在轮椅中,望着灶台前忙活的如歌。

  她的额头满是汗珠,脸颊红扑扑,阳光照在她稍许凌乱的发梢,有种金色透明的美丽。她吐吐舌头,转身看他:“你饿不饿?马上就好了啊,再等一下!”

  他笑着摇头:“不饿。”说着,他对她招手,让她来到自己身边。如歌在他膝边蹲下,仰起头,关切地问:“怎样?是身子不舒服吗?”

  那日山谷一战,她又一次亲眼见着雪消失不见,地上只余一件雪白的衣裳。她原本打定主意想随雪而去,但是轮椅中失去了武功、没有了视力听力声音和双腿的玉自寒使她最终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因为她答应过雪,会和玉自寒好好在一起。尽管,可能并不是他所想的那种在一起。

  玉自寒当时病得极重。

  有无数次,她以为他再也坚持不到第二天。

  然而,渐渐地,他却好转了起来。并且,他的眼睛、耳朵和声音都奇迹般地恢复了。

  应该是奇迹吧,如歌无比感恩地想着。可想着想着,她却突然懂得了什么,她知道,玉师兄能够好起来,全部都是因为雪。

  玉自寒掏出一方绢帕,淡笑着擦去她额头的汗珠:“不要太累。早饭就算不吃也没关系的。”

  如歌瞪他:“乱讲!怎么可以不吃饭!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子的人!”

  他轻咳一声,微笑。

  “还笑!待会儿要罚你!”她恶狠狠地瞪他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罚你吃四个烧饼!”

  “好。”

  她想一想:“罚你跟我一起做烧饼!”

  “好。”

  这么容易就答应?不好玩。“罚你唱歌给我听!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玉自寒苦笑,他唱歌很难听的。如歌拍手大笑,就是嘛,看他为难的样子才有趣啊。

  听到竹屋里欢乐的笑声。

  黄琮不由得微笑。她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,低声说:“回去吧,不要打扰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玄璜却拦住了她,到底还是敲开了门。“王爷,臣下奉皇帝之命,特请静渊王回宫,继承王位,平定天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玉自寒仿佛并未听到一般,只凭玄璜在地下跪着,黄琮不可耐烦地说,“玄璜,王爷如今好不容易求得他想要的安宁,你为何,就不能圆王爷一个心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玄璜仍旧跪着,坚定地说,“如今天下大乱,臣下恭请静渊王回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 玉自寒过了很久……几番纠结,终于说出了一句,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黄琮边笑边说,“你看吧玄璜,我就知道,王爷定是舍不得如歌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一旁的如歌却突然坚定了神色,对着玉自寒说道,“玉师兄,如歌希望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琮没有想到如歌不仅没有挽留玉自寒,竟然还亲自劝他走,“如歌姑娘,你可是真心这样讲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玉师兄,如今天下大乱,须一人平定。你已恢复五觉,虽武功尚未完全恢复,但你可否想过,你为何会重新得来一个好身体?不管你如今想不想,你都是静渊王,有些责任,你终究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玉自寒无奈地说道,“我的如歌师妹,果然还是和从前一般无二啊。倒是我这个师兄,竟越发舍不得和你的儿女私情,尽管这么多天,你只是把我将师兄侍奉,可我却还是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琮听到玉自寒的不舍,忍不住说道,“若是王爷放心不下如歌姑娘,大可请如歌姑娘随行。如歌姑娘,你也定是愿意跟随王爷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 玉自寒清冷地替如歌回答道,“她是不会跟我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烈如歌在心里想着,她的师兄果然还是至始至终最懂她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 “师兄说的不错,如歌近日,也正打算向师兄辞行。”

       黄琮听到如歌这样说,大吃一惊,“如歌,你要去哪里?你不要王爷,也不要我们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如今师兄的身体,已经好了起来,又有你们在身边护卫,自然不需要我再在他身边侍候了。只是如今师兄回宫,终究是要走向权力的漩涡之中,我已在暗中联系战枫,令他相助师兄。这样,至少在江湖上的事,师兄不用再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玉自寒听到如歌为他精心安排的一切,便知道,今日,就是他们的道别之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如歌,从我醒来的那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,我留不住你,待我身体一好,你就会离开。这些天,是我自己还抱有一丝幻想。只是,你不肯跟我走,难道你要回烈火山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师兄,我不回烈火山庄,我要去昆仑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昆仑山?你疯了吗?那里荒无人烟,极寒至极,为了他,你连命都不要了吗?”玉自寒从未对烈如歌发过火,如今,他只觉得心如刀割,却又拦不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既然知道我为了谁,就不该拦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仙道渺渺,岂是那么容易,就能让你寻到的?”

       “即便难寻,我仍旧要去寻。师兄,如今你身体恢复健康,我们能有这些时日快乐的时光,不都是拜他所赐吗?这是我欠他的,我必须要还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如歌,你还是这样欠不得人的性格。你欠战枫一份还不了的亲情,你便以命相护,还将整个烈火山庄都归还于他。你欠我一份还不了的爱情,便在我身边体贴呵护,照顾我的身体,直至我康复。可是你欠银雪什么?你心里真的清楚吗?就算如今我身体健康是他所赐,可那是我欠他,不是你欠他的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,你向来是最懂我的。我去寻他,也不单单只是为了还他的恩情,所以,请你成全我。”如歌说完,认真地跪在地下,向玉自寒行了一个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 玉自寒将烈如歌扶起来,无奈地说,“罢了,你去吧。”说罢,他将自己的随身玉佩摘下,给如歌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与其让你为难,不如让你心无挂碍的走。“若是将来你有什么难处,就拿着玉佩来寻我。记得,无论发生什么,你还有你的玉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如歌感动地说道,“谢师兄,如歌谨记师兄大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 言毕,如歌飞身上马,只身一人前往昆仑山。
  
生生世世(4)

  数年后。

       昆仑山上,熊熊烈焰。

  “你决定要做仙人了吗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要经过一百年的炽烤,才能使火成为你的骨,焰成为你的肉。纵使你已有烈火拳的深绝功力,但这痛楚只怕也承受不住。”

  “我可以。”

  “即使你变成了仙人,也无法左右天命。”

  “但是我可以让他回来。等他转世以后,一出生,就保护他!”

  “你们真是一对……痴心的孩子啊……”

  白须白发的老人无奈地叹息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,千百年前,他的强求,换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为了我,修仙得道,强逆天命,身负诅咒,最后灰飞烟灭。若不是他临去之前,因为执念太深而存了三魂七魄的一魄在我心里,这世间,便再也不会有银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既已知道他这么做的结果,为何要将这悲剧重复一次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从前我不明白自己的心,现在……我只想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他不会记得你。”

  少女却笑得像太阳花一样甜:“一百年的烈焰算得了什么,反正他还要很久很久才能转世;他不记得我也没关系,反正我会永远记得他。从前他为了我,已经吃了很多苦,我不要他的来世还很辛苦。所以我要成为仙人,记着他,等着他,从他一出世就开始保护他。”

  “可是来世,他不会爱你。”

  少女不带任何沮丧的抬起头,“从前,您也是对他这么说的,对不对?可是我最后,终究还是爱上他了,不是吗?”

  老人摇头叹息。

  “傻孩子,你知道你最终爱上了他,并不是你们的爱感天动地,破了那诅咒,而是因为他要彻底灰飞烟灭了吗?”

  少女愣了一会儿,还是坚定地回答道,“就算是这样,如歌也是甘愿,现在,我只想他回来。”

  “就算如此,仙人是不死的,不死的寂寞与孤独,你可以承受吗?”

  如歌同样坚定地点点头。

  “但是,忍受了寂寞和孤独,就可以像他守护我一样,一世一世守候他。”少女微笑,“我觉得很值得。”

  “傻孩子,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二人如此执念,早晚会有天罚的啊……”

  少女有些恐惧,如果将来天罚还是会伤害到他,那她成为仙人还有什么意义呢?

  “求求您告诉我,那天罚是不是仅对我的?会不会对他有伤害?”如歌哀求老人。

  老人望着如曾经的徒儿一样执拗的孩子,终于心软了。

  “天罚只会伤害你。”

  如歌笑了:“啊,那就没关系,我什么都可以忍受,我只要他能够好好的回来。”

  少女红衣如火地站在昆仑之巅,绝美的容貌灵动炽热如正在燃烧的熊熊烈焰。

  老人长长叹息。

  他们两个,都是这世上最固执的人啊……

只要他们打定了主意,没有人可以拉回来。

  漫长的岁月……

  一年年花开花谢,一年年春夏秋冬……

  没有人烟的山洞。

  迷路的小鸟偶尔飞来一两只,拍拍翅膀,啄些草籽。

  山洞很深。

  小鸟的叫声无法传到山洞深处。

  那深处,有千年烈焰,熊熊的烈焰中,有浴火凤凰般的剪影。

  一年年花开花谢,一年年春夏秋冬……

  烈焰中的影子渐渐清晰。

  它会慢慢动一动,会笑,笑容美丽得似乎连千年寒冰都可以融化掉。

  一年年花开花谢,一年年春夏秋冬……

  千年烈焰终于熄灭。

  烈焰中那绝美的人睁开眼睛。

  这一刻。

  她听到了一个声音。但是她没有停留,而是飞去了品花楼。

        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品花楼,突然落下了漫天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,阵阵琴声传来,一道白色的身影慢慢飞向如歌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如歌有些不可置信地笑着,眼泪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……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银雪宠溺地擦掉她的泪,“傻丫头,哭什么?谢谢你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会,记得我?师父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投生时,并未饮下忘川水呀,又怎么会忘记你?那个老头子说的话,你怎么能全信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算是这样,那……还有……天罚呢?天罚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 如歌想到她醒来时的那个声音,突然无助慌乱极了。

  “他已经回来了,你们可以生生世世都在一起。但你所要承受的天罚,就是罚你,生生世世地,看着你最爱的人,离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银雪读懂了如歌的慌乱,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,安慰她道,“傻丫头,如今你已经和我一样,是仙人了,好端端地怕什么天罚呢?我都可以这样子回来,这样,不是已经很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什么天罚,什么天命,他全都不怕。至于那些代价和后果,还是让他一人承受吧,如歌她,永远都不需要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如歌满足的在银雪怀中点点头,“嗯,只要有你在,一切都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品花楼内,一红一白两个身影,逐渐融合在一起,再也没有分离……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(番外 生生世世 全文完)

         P.S.楼主的文儿在贴吧里发了很多,现在整理后搬来了这里,希望loft的朋友们观文愉快。

评论(4)

热度(24)